奈何空白

小通知

忙到头掉,等有空了会继续更文/段子,都是写了一半放那儿然后就晾着了155551……(在线掉粉

继上次的幼杰这次发的是配布视频 mmd圈的大佬欢迎来下载!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5790164

配布地址详见简介

(仍就是私心tag)

[康马] 同居30题 11-15

(感觉#15写崩了呜呜呜作者思绪飘散jpg.了)

11. 替对方挑衣服

Connor带Markus来了商场,没错是Markus跟着的。表面上是说出去约个会,其实真实原因是Connor想要讨回上次的狗狗衣服引起的一系列后因。

自从他的衣柜里出现了那几件犬科类衣物被Hank看到之后嘲笑了他整整一周,还时不时把他和Sumo留在一起,甚至那只圣伯纳犬似乎也跟他更亲近了。

Connor一路径直走到了睡衣店里随手拿了件堪称诡异的淡粉色大裤衩丢给Markus试。他的男友很无奈的接了衣服进了试衣间,Connor在门帘外等着看到那种违和感。

然而当门帘打开的时候他惊呆了。Markus出门时穿着白色短袖,他的衣服的一角没有理好,又或者是他故意的,露出了他腰侧的一小片皮肤,淡粉色的短裤反而将他巧克力色的皮肤衬得更亮了。Markus见Connor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Connor不服,他又让他试了一件兔子耳朵的连体睡衣,然而就结果而言这显得他更可爱了。

他们还试了些充满各地民族风的衣服,事实证明Markus穿什么都好看,简直是天生的衣架子。

又或者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12. 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宠物?你们要是想要我可以把Sumo寄宿在你们那儿。”

Hank看着来询问意见的两人随意开了个玩笑换来沙发边上大狗狗不满的呜呜声。

“说真的Hank,有什么你觉得适合我和Markus的吗?”

“呆瓜谈判专家和马丁路德金二……我觉得你们适合养鹦鹉。”

“为什么?”

“因为鹦鹉也很能说啊”

“……Markus我觉得我们该走了”

Connor愤愤的站起来拉着Markus出了门留下Hank在后面大声威胁他对待上司态度恶劣要扣工资。

“他不该拿我的职业开玩笑。”

“好了好了…Lt. Anderson是无意的。”

两人回到家后还上网搜索了好一段时间,最后还是去宠物店买了只凤头鹦鹉,Connor还顺手捞了只店里的异瞳白猫。

13. 一方卧病在床

仿生人虽然不会生病,但是感染上病毒或者机体损坏可比生病要麻烦的多。

“那些该死的人类怎么就不懂!”

“没事的Connoy……这个程度的病毒只需要半天左右就可以清除。”

在一天前的演讲上有个反仿生人组织的成员在演讲中旬冲上台往他身上贴了个电击芯片,尽管Markus反应极快的拿下芯片把他按倒了,那个病毒还是透过电流传到了他的系统里。在Josh赶到拷上那人后Markus就眼前一黑被迫强制关闭了系统。

再次醒来就是在RK系统优秀的恢复力建立好防火墙之后,他躺在自家的大床上一睁眼就看到在床边待机的Connor。

Markus的体温很高,这倒是很像发烧。Connor的手钻到被子里握住了Markus的,柔和的数据流顺着连接处传了过去,RK800的防火墙比型号200的要结实很多,同时Connor决定帮助自己的恋人杀毒。

他加强了数据流的强度,Markus在迷糊中感觉到自己的数据库被入侵发出一声闷闷的呻吟,不自觉握紧了手将自己更小的缩在被子里。Connor一边轻声安抚着难受的恋人一边加快了扫描和杀毒的速度。

这样的过程一直持续到深夜,直到Markus絮乱的数据流重新变得细腻。两人伴随着闪烁的星光一同沉入静谧的黑暗。

14.午睡

Hank被邀请来做客了,但是事后有人问到这件事的时候中年警探会大声抱怨以后再也不去了。

至于为什么,原因始于Hank的“午睡”习惯。

“人类一天中需要适当的休息。”

“Hank昨晚几点睡的?”

“他昨晚去了派对喝了很多酒,入睡时间大约是2-3点间。”

“所以他其实是根本没起?”

“不,Lieutenant 吃过早饭的。”

“……他大概一时半会儿不会醒了。”

“所以……Markus,要不要趁这个机会做点什么?”

“……Connor说真的你跟谁学的这些?”

“……”

“别试图撒谎,否则我会亲自探知你的记忆。”

“North.”

“哦天哪我早该想到……等等?!”

其实早就被吵醒的Hank嫌弃的瞄了眼两人的房间砰的一声甩上门走了。

当然正在热吻中的他们谁也没听到警探无声的抗议。

15.帮对方吹干头发

还记得Connor在觉醒前的下雨天傻乎乎的站在车边淋雨等Hank聊完话下指示吗?Well……看上去他觉醒后也并没有什么改变。

Markus很是无奈的拿着吹风机帮再次被淋湿Connor大狗狗吹毛,而Connor端端正正坐着丝毫没有反悔的意思反而一脸享受的眯着眼睛。

不过这也情有可原,毕竟Markus是家政型的,这就意味着他的手法必定温柔娴熟可能还会带着点按摩的技巧(虽然仿生人并不需要)。甚至有一丝丝温暖的数据信息顺着他的指尖流淌进Connor运转的系统中。

Connor突然反手握住了Markus搓着他头发的手腕,接触的地方泛起白色。

“I love you, Markus.”

新鲜出炉的幼杰真的不来看看吗w!

(少女杰出没)

【MMD/第五人格】你要拒绝一个小绅士◆的邀请吗?♡(幼杰模型展示)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5555250

(佣杰tag私心,给自己做波宣传)

[康马] 同居30题 6-10

6. 大扫除

大扫除永远是Markus负责的,曾经不愿待机等待什么都不做的Connor试着帮忙了一次,但那是唯一一次。

“嘿……没关系的,Carl家的房子比这儿可大多了”

“你今天已经很累了(演讲谈判什么的),我希望我能帮上忙。”

“……好吧,你负责清理卧室阳台,需要我教你吗?”

“我认为我的数据库里有足够的资料告诉我怎么打扫。”

Markus耸耸肩看着眼前的 警用型 恋人做好了二次清理的准备。

等到Markus清理好厨房,客厅,洗漱室,餐厅甚至于储物间,Connor还在跟阳台的落地窗和玻璃水抗争。

“Connor……?你这一身泡沫是怎么搞的?”

“Markus我…”

Markus看着被用成泡泡剂的玻璃水哭笑不得,把恋人从满地板的白色中拯救出来推进浴室,自己把阳台以及被冷落的卧室再度清理了一遍。

等到一切完工后Markus找到了在餐厅端正坐着的Connor

“Connor,说实话,你的数据库里有关于扫除的资料?”

“……我上网搜的。”

7. 浏览过去的相片

哇哦……

当Connor看到Markus衣柜里的相册时这就是他的真实感觉,惊讶、不解,但又隐约觉得温馨。仿生人不需要相册,因为他们不会遗忘,所有的场景都储存在数据库里随时可以放电影一般重温。

轻轻的脚步声传来,身边的床垫下陷,Markus坐在了Connor旁边,他清亮的嗓音呢喃着哄骗他隔绝了数据库储存的记忆,指着一张张照片讲述着当时的故事和心情。

就在他们翻到相册最后一页时Connor突然打断了Markus并不由分说的分开五指握上了他的手,巧克力色的眼睛真诚的直视着蓝绿的异色瞳。

“你知道我最珍贵的记忆是什么吗?”

Markus茫然的眨眨眼,随后他看到了对方数据库里的自己,微微斜着身子看着相片,薄薄的嘴唇带着微笑,用温柔如阳光般的声音讲述着相片里的故事。

他们的,故事。

8. 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Markus,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你已经连着运转一整周没有休息了,就算是为了Jerico也不能这样损耗自己的硬件。”

“放心,我没事。”

“Markus,别让我强制逼你休息。”

Markus倒是被他的恋人逗笑了,这只Sumo No.2 什么时候那么强势了?

Connor似乎是生气了,他严肃的向还弯着眉眼的恋人走去,右手搂上Markus后腰大力拉向自己同时吻上了他的嘴唇。舌尖划过上颚齿面引来Markus一阵猝不及防的颤栗,吮吸着对方躲闪的舌头直到他来不及做出反应的手臂开始轻轻推着自己。

Markus好不容易从湿漉漉的深吻里逃了出来,模拟呼吸系统过热一样极速运转着迫使他急促喘息。等他缓过来抬头看到Connor得意的眼神时失笑举起双手

“好了好了,我去休息。但是Connor……向我保证你不要再去网上看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好么?”

9. 相隔两地的电话

作为Jerico的其中两个重要领导Connor和Markus经常会有分别两地的时候,每当一天的谈判或演讲结束后他们总是有精力捕捉到对方的频道后开始一段长途电话。

“晚上好,Markus.”

“晚上好,Connor,今天的谈判怎么样?”

“进展很顺利,这得多亏了你赢得了民众的信任。”

“你的分析能力一定也有很大帮助,哦,对了,今天的演讲发生了一点小意外。”

“什么?你没受伤吧?我明天立刻赶回来。”

“Wow…冷静点babe,我没事,只是一个反仿生人组织的人类试图对演讲台做手脚,不过在我走上去之前就已经发现问题了,不用担心。”

“…我坚持,反正明天谈判结果也差不多下来了。”

“好吧好吧,真是服了你了,但我真没事哦?”

“那你就当是我想你了。”

“噗…我也想你。”

10. 早安吻

参考[颜料]篇(懒得写了buni

[康马] 同居30题 1-5

1.相拥入眠

“……很晚了”

“是的,十二点了。”

马库斯挪到康纳身边搂过他的腰,下巴搁在康纳肩头用很轻的声音耳语着

“要不要一起休息?我是指,待机”

康纳微微侧过身揽住马库斯的肩膀使他的头靠在自己胸膛,马库斯别扭的试图直起身子却被康纳压了回去。探员的脸上浮现出微笑,吻了吻恋人的额头用他数据库里最温柔的声音道了声晚安

“晚安,Markus.”

2.一同外出购物

“说真的Connor,你那身制服得换换”

“……为什么?这并没有给我的日常生活带来不便。”

“是没有…但这在两人场合很破坏气氛。”

“我不是……”

“好了,闭嘴跟着我”

马库斯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如果仿生人会头痛的话)转身走向一家休闲男装店。

“嘿Connor,过来试试这件连帽衫” 印着哈士奇卡通图案的

“这件衬衫也很不错” 肩膀上有几个淡粉色狗爪印儿的

“这儿竟然有连体睡衣?!来看看这个!” 兜帽上有小耳朵的

“Markus? ”

“嗯?”

“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

康纳看着马库斯手里一件件跟犬类有关的衣服开始思考起是不是他的恋人误以为自己喜欢狗。他疑惑的睁着巧色的眼睛盯着马库斯,惹得恋人笑出了声

“你看我的眼神总是让我想到Sumo.”

“我并不认为我跟犬科有哪里相似……”

康纳小声埋怨着马库斯不知从何而来的即视感,尽管他很开心的试穿了恋人挑的所有衣服。

3.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午夜十二点的钟声敲响,微凉的风透过大开的窗户吹进屋内带起一阵冷意,康马两人坐在沙发上十指相握,互相之间挨得极近以至于双方略显急促的呼吸声在荧光屏闪烁的吵闹中也听的一清二楚。

“Connor…?你,你介意去关一下窗户吗?”

“……我很抱歉Markus,但我的系统好像过热……哦F***!”

红色的LED灯在黑夜中闪烁,看上去就像是恶魔的眼睛。

——————以上均为胡扯———————

“我们为什么要大半夜看恐怖电影?!……我们后面没有鬼吧???”

“我不知道,据我的分析那个拐角处肯定有jumpscare那个门后面肯定会有……啊!!我就知道!”

谁能想到耶利哥的两位领袖竟然蜷缩在毛毯里(少女般)尖叫着看恐怖片。

(Connor:软体飞了)

4. 一方的起床气

“Connor, breakfast is ready.”

“Connor, you have an investigation comming in.”

Markus看着笔直躺床上待机的Connor无奈极了,昨晚看的恐怖片貌似把这个RK800的主机吓休眠了。Markus怎么也没想到平时冷静理智的警探竟然那么不经吓,他坐到床边轻轻推了推久久不肯睁眼的人

“Connor?Wake u……!”

Markus感到一阵天旋地转随后摔在了柔软的床垫上,Connor从背后隔着被子抱住了他,柔软的黑发蹭的Markus后颈有些痒

“...I hate you”

“I love you.”

5. 做饭

Connor站在门边看着Markus在厨房忙碌的背影,娴熟的刀法,掌握刚好的火候,还有他的模拟呼吸系统接收到的香味儿。

“Markus,其实不用做那么多,我们仿生人又不用……”

“啊Connor你闭嘴。”

今天算是一个小型集会,Hank,Leo,North和Simon都收到了邀请,时间定在5:30,然而Markus早在3:00就已经开始准备饭菜了。仿生人不需要进食,但就算吃了对部件运作也没有什么影响(会被“消化”掉),况且他们都有模拟味觉,所以何不一起享受这个party?

Connor趁着Markus烤蛋糕的空挡悄悄走到他身后手臂环住恋人的腰像个大型树懒一样挂在他身上,正准备戴手套的Markus无奈的勾了勾嘴唇仰起头与Connor交换了一个吻,同时悄悄的粘上奶油抹在他脸上。被粘腻触感吓了一跳的仿生人疑惑的用手沾了沾那些白色半固体,随后旁若无人的把手指上那些带着甜味儿的奶油舔了个干净。

Connor抬起头看到Markus红透的脸担心是不是有什么生物部件过热了。

(其实Hank有钥匙并且早就把其他人放了进来,厨房门边那一排神色复杂的脑袋就是最好的证据)

Hank:出息,木头棍儿会撩人了
Leo:为什么我早没发现自家仿生人那么**
North:闭上你下流的嘴Leo!Markus可是我们的领袖!
Simon:嘿,嘿,大伙儿冷静点儿…等等Connor是不是在往我们这边看?
Leo:Shit赶紧溜啊!
(康纳冷着脸走向四人)
Hank:Sumo Attack!
Sumo:汪!

[康马] 颜料

#同居前提
#康纳什么都想尝一尝的梗

“你今天不上班?”

康纳看着自己的恋人穿着白围裙站在画布前,骨节分明的手指捏着画笔在白色的帆布上铺撒着颜料。

“Hank给我修了假。”

回应着恋人的疑问,康纳的眼神黏在马库斯身上挪不开,阳光下的青年专注而投入。这不是他第一次看马库斯作画

也不是第一次想要尝尝(或者你可以叫它分析)那些七彩的颜料。

于是当他凑到恋人嘴边亲吻而被拒绝的时候,马库斯丢给了他一句话

“上帝啊康纳,别想用你粘满颜料的嘴亲我”

面对镜子看到自己满嘴蓝的警探先生懊恼的扯了扯领子,该再谨慎点的。洗好脸的警探回头看到了马库斯正靠在浴室门边憋着笑看他,康纳有些生气的走到恋人面前,迎接他的却是一个带着清晨阳光味儿的吻。

“尝出什么了吗?”

“……最喜欢蓝色”

看来他今天没有失去恋人的早安吻√

[康马] Glad You Are Back.

#两人交往前提
#有自创情节

(这对这么好吃真的没人吃吗!被迫承受比谁都重的担子,马哥从曾经的人妻温暖家政机器人就这么带领起了革命天知道他经历了什么…贼心疼了呜呜呜……所以才要呆萌康纳酱来宠爱/治愈他!)

1.

底特律特警包围了仅剩的耶利哥游行队,拿着枪支的警员宣判着他们的死刑。大雪仍旧飘舞着,就好像这个他们付诸了一切的革命小到不足以影响到任何事物,尽管机器本没有感温系统,马库斯站在人群前方仍感到无端的寒冷。身中数枪已导致了蓝血的流失,系统侦测到维生物件损毁,在他迈出那一步的时候马库斯想起了很多,他陪伴长达一生由如父亲的卡尔,在晨光中与自己分享记忆的诺斯,以及那个带着帽子沉默靠在墙边的“异常者猎人”。

2.

马库斯不知道两人的感情从何而来,可能伟大的爱神刚好在他们见面的时候射偏了一支箭,而那直直穿过了两人的心脏。他们的初次见面不过只有几十秒,在他取完颜料回家的路上正在追逐罪犯的青年正从他面前跑过。为了避免迎面撞上而往后退步的马库斯很不幸的被消防栓绊倒了,仿生人没有痛觉,但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后腰被那该死的消防栓磕出了一道凹陷。烦躁的皱了皱眉,他捡起手边的颜料盒打算站起来,而当他抬头时一张放大的脸出现在面前——刚刚那个青年貌似停下来并伸出了手。几乎窘迫的,马库斯握住了那只同自己一样没有温度的手,等他站稳了少年才把手松开,那个面无表情的脸孔冷静的抛出了一串分析

“压力指数从5%骤升到60%,我真诚的建议你去Cyberlife维修厂做个检查。”

说完甚至还眨了眨眼,随后抛下个背影继续追逐他的逃犯先生。他那次的任务有没有成功马库斯并不知道,但他从公车玻璃上的反光注意到自己额角的led灯一路上都是红的。

3.

“Hold on just a little while longer...”

微弱的,飘渺的歌声回响在小小的包围圈内,染着蓝色血液的外套随风颤抖着飞舞。特警举枪的动作似乎停顿了一瞬,这给予了马库斯信心,他的声音响亮了些,重复了这句句子,他面前的警卫看了看同伴犹豫的放下了枪。抬起头,马库斯直视闪着金属光泽的头盔和漆黑的护目镜,但他又似什么也没看到一样,眼神发散而朦胧,就好像再透过这场大雪注视着遥远的过去或未来。

马库斯担心还能不能再见到康纳。只要特警开枪,他的战友们包括他自己必死无疑,而人类一向缺乏对仿生人的同情心。

“Everything will be alright.”

4.

“Everything will be alright.”

电视上,那个青年正站在大厦楼顶劝说那个天真的异常者放下女孩儿。“一切都会没事的”,多么明显的谎言却打动了那个濒临绝境的异常者。狙击枪打穿了他的身体,毁坏了他的骨骼,而那个名为康纳的青年仍旧面无表情的,系紧领带转身离开。有什么东西在马库斯心中跳了一下,而那时的他绝对想不到自己也有被摧毁的一天。

垃圾场里堆满了停运的仿生人,残肢部件,还有痛苦的悲鸣以及一遍遍从废墟滑落的单调音节。马库斯拖着残破的身体四处搜寻可用的零件拼装自己,就像修补一个残破的布娃娃。当他终于爬上地面,倾盆而下的雨水洗刷过身上的污泥,他感到了自由和庆幸,马库斯望着天空勾起嘴角,至少他认为自己笑了。这是重生,是机会,发起反抗的机会。

“我见过你。”

马库斯差点被吓出心脏病(如果他有心脏的话),那个熟悉的略带沙哑嗓音响起在自己耳边,穿着制服的康纳正无意识歪头打量着他。

“…你认错人了。”

该死,真是愚蠢,他可是RK800,最先进型号的仿生人侦探,见没见过还不只是一个扫描的事儿!马库斯在心里指责自己的大意。出乎意料的,那个康纳缓慢的点了点头没再多问,转身跟着他的搭档离开了。

要是就这么直接走了倒好。康纳注意到了马库斯盯着他的视线,回过头低垂着眼像是在沉思,随后抬起头直直望进他眼里,薄薄的嘴唇向上勾起一个不大的弧度。这人大概自带全息投影,马库斯想,连阳光都那么会挑时候的照亮了他的笑容。

如果来耶利哥的避难者知道他们的首领在发起革命前满脑子都是那个“异常者猎人”,天知道会掀起什么乱子。

5.

诺丝,乔许,赛门和其他人都加入进来了,反抗,祈祷,坚持。这一切只是为了仿生人地位的平等,就像曾经黑人争取平等权利一样,他们的唯一的要求只是让人类承认仿生人为新的智慧生物。马库斯不知道上帝能不能听见他们的祈祷,现在他只希望耶稣唤醒人类仅存的良知,听见他们的歌声和祈求。

“Pray on just a little while longer.”

马库斯的一生只祈祷过两次,第一次是在里奥发泄愤怒的时候,他祈祷着卡尔能活下来,坚持下来,他是自己唯一可称作家人的存在。而事实证明,上帝要么是没有听到他的祈祷,要么那天杀的神袛压根儿就不存在。而第二次,就在不久之前,当康纳决心去Cyberlife仓库唤醒那儿批量生产的仿生人,马库斯祈祷他能平安回来。

当一位吓坏了的新兵朝他腿部射击时,他希望这次那可能存在的上帝不要再装作聋子。

6.

他们第三次见面是在游行那天,本该和汉克呆在一起的康纳不知怎么出现在了大街上。还是那身制服,手里熟练的翻转着硬币就好像眼前的游行只是一次无伤大雅的集会。马库斯有种被轻视的愤怒和不甘,他试着像转化其他人一样把他异常化,却在看到康纳的眼睛时停住了。迷茫,失落,挣扎,这些复杂的感情在这个“摸控生命拯救人类的最后希望”眼里纠缠在一起。他茫然的抬起头看向马库斯,希望能找到答案,却被警局的一个电话叫走。在他离开之前马库斯连接上了康纳

“Don't let anybody tell you who you are.”

马库斯该庆幸仿生人没有痛觉,冒着火花的电线裸露在外,蓝血从伤口中滴落在地将雪层染成天蓝色,那是天空与海洋,自由的颜色。

7.

“Sing on just a little while longer, Everything will be alright.”

马库斯听着身边人的声音淡去,剩下自己吟唱出最后两个字节。军队没有退开的迹象,于是他试着表现的强硬,像个真正的英雄一样看开生死。风太大了,他不住的眨眼,在他不多的存在时间里第二次,他感到眼眶湿润。是雪水,马库斯这么安慰自己。

他们最终离开了。耶利哥的反抗胜利了,欢呼喜悦袭卷了所有幸存者和战士们,马库斯带领着仿生人来到了集中营,大多数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劫后余生的微笑。他不动声色的寻找着那个身着制服的挺拔身影,然后他看到了,在成百上千的白色制服中走在最前方的唯一黑色。

他们在相聚十几米左右的时候停住了,马库斯的左腿受了伤,他不得不把重量放在右腿上,有些蹒跚的走向康纳。那个仿生人探员大步的向前夸着,慢慢变成了小跑,最后用上了他追逐嫌犯的速度朝着马库斯跑过去。

他们相拥在一起,马库斯的双腿没能支撑他迎接爱人的冲刺因而被压倒在了雪地里。康纳的脸埋在马库斯的肩窝,环住他的双手力气大的仿佛要把他捏碎,马库斯轻轻拍着他的背,用同样的力气回抱他。

仿佛一松手对方就会消失一样。

8.

当耶利哥被袭击的时候,马库斯记得他们也有这样拥抱过。

当康纳放下枪并亲口承认自己是异常者的时候,马库斯走上前犹豫的给了这个新加入者一个拥抱。对方轻轻的把双手搭在他背后,若有若无的轻笑从喉中溢出,康纳在马库斯耳边呢喃了一句话

“I'm glad I found you, again.”

马库斯本想说些什么,交火的声音打断了难得的温情,康纳拉着马库斯的手往船舱跑去。

“I have to blow up Jericho.”

“You will never make it!”

“Go and help the others, I'll join you later. I won't be long.”

诺丝的眼眶泛红,但她什么也没说向着二楼出口跑去,马库斯轻轻推了一把康纳示意他跟上,转身朝着货轮底部的引爆室走去。还没走出半米,他的后背被一个温暖的热度贴上(尽管仿生人没有体温,但马库斯当时就是有这种感觉),探员的手臂交错在他胸前用力向后挤压着他的肺部,马库斯哭笑不得的拍拍康纳的手背示意他放松

“Hey, hey big boy, take it easy. I'm going to make it, alright? Don't worry.”

“……Come back, please.”

马库斯难得的笑了,他转过身在爱人的额头上印下一吻,他们五指相扣,掌心贴合的地方散发出淡淡的蓝色光芒。康纳紧绷的神经渐渐在马库斯的安抚中平静下来——可能这就是艺术家的魅力?

他们彼此用尽力气拥抱着,就好像这是此生最后一次相见。

9.

到头来上帝还是会听人说话的。

马库斯微微闭上眼睛享受着与爱人的吻,他们吮吸着对方干裂的嘴唇,尝到了硝烟与血的味道。康纳的针织帽有些歪了,马库斯干脆的揪住毛绒绒的顶端摘下,帽子在雪里滚了几圈倒扣着,没人理睬。两具身躯紧紧贴合着,冰冷的塑料似乎也摩擦出了热量。康纳单手撑在马库斯耳边,另一只手垫在他腰窝,抚摸着那块浅浅的凹陷,怀里的身躯轻轻颤抖了一瞬,随后更加用力的纠缠着他的唇舌。性爱没有被编写进系统,他们只是遵循本能拥吻着:只要拥有彼此,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可以被忽视。

康纳柔软的黑发上落满了雪花,那一小撮桀骜不驯的呆毛倒垂在额角,随着风轻飘飘晃动,他抬起头,指腹擦去马库斯嘴角的血液,歉意又真诚的眼神就像一只犯了错的大型犬。马库斯伸手搂过他的肩膀,将手感颇好的黑发脑袋按在肩头,同时也将自己埋在他还带着消毒水味儿的外套里。在这场革命里他们付出了太多,爱人、家人、战友,有人幸运的相聚,有人只能抱着损毁的机体哭泣。

四周很安静,只有小声的抽泣和风声,康纳扶着马库斯站起来,在身后望着站在高台上的人,普通的字眼从他口中说出变成触动人心的言语在空旷的营地回响。突然间康纳好像能明白异常者对rA9的狂热了,那么耀眼的一个人——天生的领导者,仿生人的救赎,带领他们走向平等的,神明一样的存在。

这不是程序,康纳对自己说,我愿永远追随,守护他。

10.

“WE ARE FREE!”

坚毅的话语冲破耳膜,点燃了人们心中的希望凝聚成熊熊烈火,袭卷了名为底特律的城市。马库斯的眼神永远是坚定的,踏出的每一步都经过深思熟虑,康纳不禁想,有谁知道他们眼前的rA9,曾经泪流满面,像迷路孩子般跪在那个老人身旁哭泣。当他们连接时,康纳亲身体会到了那种,世界在眼前一点点崩塌的绝望和脆弱。

演讲结束后,马库斯拉着康纳来到了一个无人的角落,万人敬仰的神扯了扯外套领子直视着他

“Don't you have anything to say to me?”

康纳微笑,他伸出手托住爱人的脸颊,那双蓝绿异色瞳在暖色灯光的照耀下闪着金色的光芒,那是世界上所有珍贵宝石也比不上的美。他亲吻马库斯的眼睛,感到眼珠不安的转动,随后再一次紧紧的抱住他。

你为了仿生人的自由革命把自己变得无懈可击,变得坚强隐去脆弱,成为了他们口中指引道路的神袛。

如果,神要守护众生,那我便守护你。

“Glad you are back.” My love.

【佣杰】非典型ABO 试阅&章一

#尽量不ooc
#奈Ax杰O
#双杀手设定
#又名:论一个A的自尊是怎样碎成渣的

奈布•萨贝达 在地下社会的杀手排行第五的人,代号“孤狼”,接过的任务从无败绩。他能获得如此高的“荣耀”得益于一个传闻——据说他没杀过人,雇主的秘密却也从没泄露过。没人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只是当目标是英国国籍时往往非残即瘫。此时这位杀手正坐在直升机机舱里翘着脚擦拭着崭新的手枪。

雇主可能出了毛病,奈布愤愤的将还闪着火光的烟头狠狠按灭在墨绿的铁皮上,竟然让自己跟一个英国佬合作,就算任务失败也是他自找的。

伴随着接近地面而越加强劲的气流,奈布把手枪收回腰间绑带顺便往皮靴里塞了把军刀,随后在离地两米左右时从舱门跳下稳稳落地。旁人看着可能觉得这人很没耐心,只有他自己知道其实这样看着挺帅,当然他可不会承认。

直升机只负责在楼顶晒晒太阳喝喝茶,交涉工作还是得自己来。碰头点在一个小咖啡厅,充满大自然气息的木制装修和门口种的花花草草,对此欣赏无能的奈布淡定推开木框门顺便带的风铃一串叮当响。在一群休闲服中一身墨绿色西装简直是鹤立鸡群——啊或许这并不是妥当的形容,不过管他呢,本也不是秀文化的。
(咳,跑题了)
奈布径直走到了那人面前坐下,淡淡的酒香漂浮在空中,红酒,对方信息素的味道,并且有很大几率是个A。手指轻轻敲着桌面,盯着窗外状似无意提起

“听说过最近的人口失踪案吗?”
“欧丽蒂丝庄园。很高兴见到你。”
“……奈布•萨贝达。”
“杰克,你此次的搭档兼上司,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奈布转过头才注意到面前人带着个遮了半张脸的白色面具,边缘覆着的繁复黑色花纹平白给他增添了些神秘感。装腔作势。奈布带着鄙夷的眼光在看到他眼睛的那一刻停住了,尽管光线不好但那血红色,透露着冰冷的眼神竟让这个身经百战的杀手也为之一震。这种冰冷只停留了一瞬,随即被温暖的笑意覆盖,当时的奈布并没有多想,只当是对方的对自己无理的警告。

而这种仿佛极北地区冰锥一样的寒冷他之后也只见过一次。




咳咳前段时间在考试所以挖了这个坑到底现在才开始(时差党已经放假的胜利微笑

【佣杰】非典型恋爱 (小剧场)

#纯沙雕

1.
当杰克知道奈布对他的第一印象是花瓶的时候,
第二天早上醒来奈布茫然的看着满屋子的七彩花瓶。

2.
杰克突然有一天不带玫瑰手杖了
所有人都以为是因为上面的刻字
然而只有杰克知道那个恶劣的佣兵竟然在性/爱中把它当道具使

3.
奈布第一次看到杰克真容的时候一不小心把心里的真实想法说出来了
“Cao”
然后被丟上了狂欢椅

4.
瑟维和克利切其实没死
夜莺看不惯这对狗男男把他们赶出庄园了√

5.
佣兵问夜莺要的礼物是一套西服
你问干什么用?
英国很开放,同性也可以结婚

6.
知道杰克和佣兵在一起的时候裘克有种老父亲看女儿出嫁的错觉

7.
奈布试着公主抱杰克,然而在过门的时候被卡住了,
别问为什么。

8.
夜莺特别想把庄园名字改成“欧丽gay丝庄园”

9.
佣兵得知自己伤到杰克手臂之后自责了整整一周

10.
在婚礼上佣兵单膝下跪带着少有的虔诚(试图)把婚结戴上杰克的左手
然后他迷茫了







杰克拿右手拍了下他脑袋,把佣兵一把拉起交换了一个火热的吻。

正式完结!🌺🌻🌹🌷🌼🌸💐🎊🎉